• 花街辣妈团

滚滚红尘

Updated: Jul 19, 2020

作者:May Eighteen


这是两年前写的一篇旧文。当时思考了很多 "下一次reset会以何种形式发生" 这个问题,百思不得解。今天觉得特别应时应景,拿来重发。


本文是对美国社会制度和经济发展的一些思考。和爱情无关。


1


先说一个听起来非常马后炮的观点:Trump当选总统是必然。

回到2015年,Trump开始说要选总统的时候,大家都觉得是个笑话:一个没有任何从政经验,私生活乱七八糟,歧视和侮辱女性的地产富二代,比起当时众望所归的政坛老将希拉里,看起来没有任何胜算。


到了2016年大选前,形式变得对Trump越来越有利。“Make America great again” 的口号直击广大rust belt群众的痛点痒点。减税,增加本国就业等等举措也俘获大批中产和劳动阶级人们的芳心。

相比而言,民主党人人平等的乌托邦式构想本意虽好,但是过于强调同性恋合法权益,动物保护等细枝末节,让人觉得过于精英主义和上层建筑,而没有体谅广大民生的疾苦。


最终的选举结果本身说明了一切,Trump以压倒性的优势取胜。(但是底层人民真的胜利了吗?我们下文慢慢分析。)


其实,Trump当选并不意外,甚至是毫无悬念的。即便如果不是Trump当选,那一定是另一个类似Trump的人。


因为Trump当选的根本原因是:美国的贫富差距严重,底层人们无望,无望的人民需要一个非主流的总统来从新shuffle各个社会阶层。

2


99%的问题的根本,是钱的问题。


比如涉及人类未来的环境问题,如果不缺钱,有谁不想环保?


在经济快速发展,财富总量在增多阶段,钱不是问题。


二战后,美国的发展全世界一枝独秀,没有任何国家可以望其项背。政治稳定,经济高速发展。外交上更是充当世界警察和大哥的角色:在日本,韩国,东欧及拉美建立了民主制度,维护了以色列与埃及之间的和平,在德国和日本清除了军国主义,倡导和平主义,全球的GDP都得到了快速发展。

从里根,布什到克林顿,年GDP增长甚至一度达到7%多,比现在天朝GPD增速还高,多数时候能稳定在4-6%之间。


克林顿任期其实没太多政绩,还因为私生活差点弹劾下台,但是大家对那时候都是美好记忆:国家富强,人们富足,生产力大发展的黄金时代。

反观现在:美国GDP增长率勉强上2%,社会割裂,阶层固化,各种暴力危机不断。

现实让人烦恼,如何逃脱?让Trump来给你画个大饼:“Make America great again” ,许以大家一个美好未来。


3


一个“美好未来”的许诺重要吗?非常重要,哪怕是镜花水月空中大饼。

来,做个有趣的小问卷:

如果未来30年,你的收入总数是确定的。你会选以下哪种方式得到收入:
A. 每年以一个固定数目递增:如第一年10万,第二年11万,第三年12万,….3040万。
B. 每年以一个固定数目递减:如第一年40万,第二年39万,第三年38万,….3010万。

绝大数人,包括我自己,都是倾向于选A。日子有盼头啊,今天过得苦点,可是明天会更好,蒸蒸日上。


可是理性的做法,一定是选B。经济学101第一课:time value of money,时间的价值:今天的钱一定比明天的钱要值钱。


但是尽管从经济学和理性上说B选项毋庸置疑更优,但是从心理上说眼见着日子天天走下坡路太痛苦了。


而且,对于大多数美国人民来说,这种走下坡路的状况和随之带来的“深深的无望”,是无法规避,无法扭转,无法停止的。


4


要理解“大多数人走下坡路”状况必然性,我们首先要明白财富存量和增量的关系。


一个成熟社会,如果没有生产力大爆发,那么每年的社会产出是几乎恒定的。


比如一个富人,有一亿资产。保守估算年回报5%,那就是五百万。就算吃喝玩乐掉一半,那么也有新的250万进入资产存量,继续利滚利。


而中产,即使较为富裕的中产,年收入20-50万,交完税再加上日常开支,也剩不下多少钱进入利滚利的投资。


更不要说广大的低收入阶层了,吃光用光手停口停,财富存量为零。


那么,在社会总产出一定的情况下,财富一定是向富人阶级越来越倾斜的,富人资产的占比也越来越大,贫富差距是在加速变大的。


广大的无产阶层,在经济和财富分配领域几乎没有存在感。无产阶级能够发声的唯一渠道,也就是手中的选票。


所以当Trump来到他们中间时,Trump是帮助他们reshuffle糟糕的经济状况的几乎唯一机会。


美国总统多为清教徒,不论婚姻实质如何,对外也总要造出制造家庭和美,夫妻恩爱的表象。现在广大选民这点也不管了,天天被爆料猥琐女性的人也能当总统,说明底层人们对从新翻身富裕的渴望,远远超过了对总统混乱私生活的不认可。


“Make America great again”的口号,无疑像一剂春药,让无数没有任何财富存量,爬不出底层社会的民众们看到了希望。


所以,即使不是Trump当选,也必会有一个类似的黑天鹅人物出现,时代的必然产品。



1


贫富不均,社会分化,发展到社会无法再前行的一步,不是第一次,当然也不是最后一次。


财富不断在移向存量大的一方,简单说来,吃老本,本很厚,利滚利,啥也不做都越来越富,而且是exponentially越来越富。所以可以从数学上证明,社会贫富分化是个必然过程。


那会不会最后财富都集中到特别特别少的人手中,广大群众民不聊生?


理论上说,一定会。但反观历史,每过一段时间,当社会财富偏移得太厉害,自己平衡不过来时,就需要大洗牌。


社会财富大洗牌重新分配的几个方法:


战争

战争是历史上用的最多财富重新洗牌的方法,残酷而有效。比如中世纪的欧洲,年年战乱血腥无比,动辄一个国家被另一个国家灭掉。被灭国家国库被抢光,所有民众积蓄统统被洗劫一空,财富积攒游戏重新开始。


这招现在行不通了。现代社会呼唤和平反对战争,设立联合国,还有诺贝尔和平奖,一个国家靠战争洗劫另一个国家几乎可能了。

各种反战标志图标


革命

比如法国大革命,比如某国的土改,地主阶级的生产资料和终身积累直接拿走,让底层无产阶级上台,财富重新分配。


这条路现在也行不通了。近代西方社会法制健全,保护私有产权,富有阶层用信托保险啊各种工具来传承财富,一代富裕不够,要确保能把钱一代代传下去,后代都富裕,keep the family legacy going。


慈善

像巴菲特,比尔盖茨,扎克伯格等自愿把钱捐出来,去做让社会更美好的事情。


Again,对于大部分人来说行不通,富起来后的第一代希望创造自己的 family legacy。


税收

特别征收Wealth tax。


目前美国的税收都是针对income来收的,对已有的资产不收税。遗产税和礼物税算是对资产征税,但也只是在资产转手时才征收,不是每年定期征收。房地产税从某种程度上讲可以算作是wealth tax。根据资产量收税,可以大幅降低财务的聚集效应。


率先尝试的是法国。法国1981年设立wealth tax,对于1.3米以上资产征税。但是够折腾的是wealth tax于1986被右翼党人废除,1988年重新实施,2017年又废除。。。


从这么多反反复复里面也看出,碰了有钱人的奶酪,推行这个税收真是不易。


社会制度

这是一个相对温和路径:让略微富有阶层吃光用光,看似生活小康其实还是无产阶级一个,天天忙着干活,就没空瞎想了。


似乎美国社会也是如此精巧设计的:从二三十岁背了一身债房贷车贷学生贷开始工作,每年交税还贷,到快退休时30年房贷刚刚还完,财富刚刚达到人生顶峰,随之而来就是开始花退休金和房产价值,最常见的两种,一是annuitize retirement account,二是reverse mortgage。都是设计成到去世时正好花光。


来去光溜溜。不留钱给子孙。除了少出富豪阶级外,人人都是不劳动不得食的无产阶级。


这可能是目前唯一稍稍可行的做法,但是只能延缓贫富差距变大的速度,无法从根本上扭转趋势。

2


贫富差距加速加大,无法规避,无法扭转,无法停止。


但是,老话说,物极必反。


当太多人无望的时候,就会有黑天鹅出现了,这次是Trump,下次不知道是不是陈胜吴广?

贫富差距大到一定时候,一定要reset重启,否则没法玩了,光脚的不怕穿鞋的,特别是光脚的人数众多的情况下。


一点悲观的想法:  财富重新分配的重启日,终有一天要到来,但是不知道是哪天,也不知道以哪种方式到来。真正当reset到来的时候,钱也没用了,废纸一张还会招来杀身之祸:看看法国大革命时雅各宾派的血洗,暴力恐怖执政,谁有钱有权就先砍谁的头。


那我们现在努力赚钱,还有任何意义吗?

法国大革命雅各宾派,以恐怖统治著称。断头台,被成为“国家的剃刀”。断头台标志成为革命的象征徽章。


3


我想是有的。赚钱本身是一件快乐的事情。赚钱多的人,固然有运气成分在,但一定是在不断学习总结归纳和做出相应调整,有更多的思考和思辨,更有能力梳理清本质逻辑,看透事物发展规律,理解心理和人性的。


这套学习分析总结的能力,是谁也拿不走的。我想即便是社会财富重新分配了。有这种能力的人也会再次雄起吧。



May Eighteen是学经济学出生。前段时间,一个朋友说,要深刻理解经济学,要先学物理。

他推荐我看了好些youtube上面的科普片,Brian Greene的啊,相对论啊,string theory啊。我也是囫囵吞枣一番。

看完真的有启发。



真正的均衡,稳定状态,不是静止的,而是波动,循环,来回反复的过程。


就像金融里面Elliott wave principle ,一个波,又一个波,又一个波:超买导致大涨,价格过高偏离中心,继而下跌,跌到一定程度变成超卖,价格过低,又吸引买盘。。。

Performance是一条线的股票,几乎都不能长久,就是要涨涨跌跌,消化掉各方的买盘卖盘,波动前行才能长久。


各行各业应该也都是这样。我只会举经济或者金融的例子:Fed觉得市场流动性不够,launch QE, 推,资产价格涨,过热过高,reverse QE, 收。


一涨一落,一呼一吸,一推一收,稳定均衡的本质不是静止,而是波动和反复。


2

看社会进程也是如此。


人人均等的共产主义和自由放任的资本主义,是两端,各个国家都在中间来回震荡。


最老牌的资本主义国家法国德国,在由资本主义向共产主义发展。


苏联古巴等过去的共产主义阵营,触底后向资本主义方向反弹。


美国的政党也是, 左派右派也是,轮流转。


1860到1936年之间,原本主张小政府的民主党变成大政府的支持者,而原本主张大政府的共和党却主张削减政府权力。

换句话说,今天的民主党是过去的共和党,今天的共和党是过去的民主党。他们彻底掉了个个儿。


伊利诺伊州,200年前是共和党林肯的home state,200年后是民主党奥巴马的home state。

是不是很有趣?


寒来暑往,潮起潮落,物极必反,生生不息。

24 views0 comments

Recent Posts

See All